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机上市

情感来自东方的猎魔人第三十七章杀无赦

发布时间:2020-09-19

来自东方的猎魔人 第三十七章 杀无赦

塔弗不得不更加“低调”了。好在他和猎魔人待在一起,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亚多尼斯自从进入城里以后就不断的打听。打听人们有没有见到一个人同时背着一把大剑和一个大锤。

这么问是很自然的。因为如果有这个人从你眼前路过,你绝对不会忘记的。这个特征实在是太突出了。

而且通常猎魔人打听事情的时候也会比较容易。因为普通人对猎魔人始终是比较尊敬的。毕竟他们都是冒着生命危常州已合作签约工业设计项目超过120项险保护大家安全的人。

然而即便如此亚多尼斯仍没有任何收获。

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说明他们俩并没有进入卡森城。

亚多尼斯猜的没错。卡纳卡斯和约克顿的确没有进入卡森城。他们俩都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

他们也不希望再有任何人见到他们。而且他们也不需要别人帮忙疗伤。卡纳卡斯甚至对纳尔逊的呼唤也置之不理。

卡纳卡斯早已利用他的秘技“茧”将两人封在了一片森林的地面以下。

这是卡纳卡斯用以疗伤和恢复神力的独特方式。

实际上他们俩的伤势都不太重。他们都是神力消耗过大而已。所以卡纳卡斯就采取了这种方式。

而当亚多尼斯一行人来到卡森城寻找他们的时候。卡纳卡斯和约克顿早已恢复了力量,绕过了卡森城继续往北进发了。

他们有意避开了卡森城。凭他们俩的能力,不进城也饿不着。他们既然想要不受约束的追寻力量。那么他们不打算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们的目的地是冰峰岛。传说冰峰岛上住着奥林匹斯众神中的一个。具体是哪一个没人知道。只是传说有人在那里见到过神。

要去冰峰岛就必须从不列颠一直向北。到达寒食之海。然后越过寒食之海到达“世界的边缘”。冰峰岛就在世界的边缘。

据说只有迷失方向的船只才会误打误撞飘到那里。而且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无法活着离开。除非有人能够取悦那里的神,从而在神的帮助下回到曾经出发的地方。

就这样,少数活着回来的人就把这个传说传开了。

但是传说这件事你永远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不过卡纳卡斯和约克顿愿意赌一把。

绕过卡森城向北走了很远。两人正坐在树林里歇息。突然听见了呼救声!那是一个男人声嘶力竭的喊声:“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儿子啊……”

两个人一听立刻就行动了。虽然两人脱离“组织”秘密行动。但是他们内心的善念并未改变。听见有人呼救怎么可能不管呢!

卡纳卡斯立即跃起寻找。他刚一跳到高空就看见不远处地面上一头硕大的野猪正在撕咬一个小孩。那大野猪足足比一栋房子还要大!

那一刻卡纳卡斯就已经知道那孩子没救了。因为大野猪已经把孩子的双腿都吃掉了。

虽然身怀绝技。虽然每一次都拼尽全力。但很多时候你就是不能及时赶到。不只是纳尔逊和卡纳卡斯,每个猎魔人都有这样的无奈和痛心。

这种事经历的多了,卡纳卡斯已经从最初的痛苦和无奈变成了愤怒。

是的,是纯粹的愤怒。只有杀了面前的怪兽才能让他消点气。于是卡纳卡斯直接一挥手甩出他威力强大的蜂刺。

蜂刺如暴风骤雨般轰击在大野猪的头部。立刻将它的头轰得鲜血四溅。但是那大野猪竟然没有死透,身体还在蠕动!

它不但没有死,还猛地站起来嚎叫着朝已经落地的卡纳卡斯冲了过来。

这倒是把卡纳卡斯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竟然有野猪能够硬吃他的蜂刺而不死。难道这大野猪有某种其他力量护佑着?

不过他身后的约克顿已经从卡纳卡斯的头顶跳过。约克顿手举碎头者,大力砸了下去。

咔嚓!噗通……

碎头者名不虚传。一锤下去,巨大野猪的脑袋被砸了个粉碎。尸体栽倒在地。但是之前呼救的那个男人,还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大野猪吃掉。

即便看到大野猪被打死,也无法减轻他的痛苦。很快他就哭晕过去了。

没过一会一个女人的声音厉声吼道:“谁呀!谁这么不要脸打我的小猪!它那么可爱你们是怎下得了手的呢?”

说话间,一个女人骑着另一头野猪从树林里了钻了出来。

这个女人一出来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因为她终于发现,并不是有人在打她的“小猪”。而是有人已经打死了她的小猪。

而且手持战锤身背大剑威风凛凛的约克顿和波澜不惊的卡纳卡斯,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在这不毛之地见到这样的两个人,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她又看了看脑浆崩裂一地的野猪才战战兢兢的说:“你们是什么人啊?打死我的猪干什么?”

卡纳卡斯和约克顿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跟那女人搭话。卡纳卡斯点了点头。约克顿也点了点头。

两个人用眼神已经商量好由约克顿来“料理”眼前这个女人。

约克顿放下战锤,将大剑从背后抽出。

然后一如曾经那样用手轻抚,大剑上光芒立现。那女人一看不好,跳转猪头就要跑。

可是现在跑似乎有点晚了。约克顿将大剑高高举起,随后一剑劈下!新月斩的剑波直逼野猪和那女人。

那女人还算精明,感觉不对立刻从野猪身上跳了下来。

而她胯下的那头大野猪当即被劈为两半……

那女人侥幸逃过一劫,爬起来就玩命的跑……

约克顿一边把大剑插回剑鞘一边看了卡纳卡斯一眼。

卡纳卡斯轻轻一点头便再一次跃入空中,几河北省公安厅相关部门民警告诉乎瞬间就追上了那女人。

卡纳卡斯啪的一下落在女人前面,吓得那女人一屁股坐到地上。

还没等她爬起来,约克顿也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

约克顿看了看手里的剑又摸了摸身后的锤。总觉得不管用哪个都有些小题大做了。所以他朝卡纳卡斯一挑眉,示意卡纳卡斯,还是你来吧。

卡纳卡斯心领神会,手已经抬了起来。

那个女人扯着嗓子喊着:“你们俩神经病啊?说句话不行吗?我们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两个!一句话不说就只知道砍人的家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没错,她的确有点倒霉。卡纳卡斯和约克顿都是那种该做的事就去做,绝不“磨磨唧唧”的人。

如果被他们认定是该杀的东西,他们半点犹豫都没有。杀就是了。

所以这个女人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得到。一截短小的细线已经悄无声息的穿透了她的心脏……



先声药业退市
莆田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肇庆白癜风专业医院